栾丰实老师:中国史前文化中的白陶

2020-03-24 作者:文物考古   |   浏览(137)

本文经栾丰实老师审核

濮阳西水坡遗址自发现仰韶早期的蚌砌龙虎图案以来, 学界分别从历史学、考古学、宗教学、天文学、民族学等角度对“中华第一龙”进行了深入的解读,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是,却对该遗址发现的其他重要信息置若罔闻,白陶便是其中之一。 图片 1 从《濮阳西水坡》提供的陶片统计数据来看,白陶在仰韶早期的四期文化遗存中都有发现,其中一期4 片,二期32片, 三期69 片, 四期10 片, 一共117片。另外,在三期中还修复了1 件比较完整的白陶碗,直口,方唇,斜弧腹,小平底。这些白陶以泥质为主,另有一些夹细砂,颜色橙黄或橙红,均发现于一般的地层或遗迹中,器类简单,多为碗、钵、盆等实用器,与大多数白陶出自大型遗址的高规格墓葬或者史前大型祭祀场所中,作为礼制意义的酒器或者祭祀用的礼器形成鲜明的对比。西水坡遗址仰韶遗存的年代大致距今6700—5900 年,那么,这些白陶的年代也应距今6700—5900 年。 尽管西水坡遗址发现的白陶数量和种类较少,但却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第一,西水坡遗址白陶的发现将我国北方系统白陶的起源时间大大提前。白陶主要流行于新石器时代中期至夏商时期,此后由于原始瓷器及硬陶器的发展,白陶基本不见。目前,在我国多个新石器和夏商遗址中都有白陶的发现。已有的发掘材料和研究成果表明,我国的白陶明显可以分为南北两个独立的系统,南方系统的白陶制作精致,纹饰多变,器物外表常常装饰有几何纹、动植物纹、星象纹等图案,而北方系统的白陶则纹饰简单,多为素面。另外,南方系统的白陶明显早于北方系统的白陶,南方发现最早的白陶是湖南沅水中游高庙文化最早一期遗存中的罐片,从器物类型及热释光鉴定判断其年代上限大致在距今7800 年左右,这也是我国目前发现最早的白陶。关于北方系统的白陶,大多学者认为产生于距今5000 年前的大汶口文化中晚期,然后向周边地区传播。西水坡遗址白陶的年代距今6700—5900 年,显然超出了大汶口文化白陶的年代。不过,需要指出的是,陕西龙岗寺遗址发现的仰韶文化半坡类型白陶虽然距今约6800—6300 年,但并不属于北方系统的白陶,因为龙岗寺白陶为印纹白陶,外表均压印有浅浮雕式的花纹图案,应是受到南方地区白陶系统影响的结果。因此,西水坡遗址白陶的发现,将我国北方系统白陶的起源大大提前。 第二,西水坡遗址白陶的发现,将北方系统的白陶明确划分成了两种不同功用的区系。海岱地区是我国北方发现白陶最集中的区域,从大汶口文化中晚期至龙山文化时期,这里发现了数量众多、制作精美的白陶器,它们大都发现于高等级的墓葬中,作为宴享、祭祀等礼仪活动的礼器或祭器使用。 它们不仅在遗址内部不同规格和等级的墓葬之间存在着有无和多少的差别,而且在不同等级的聚落遗址之间也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拥有白陶的多寡可以作为一个有量化意义的衡量社会分化的指标,因而具有特殊的社会功能和意义(栾丰实:《海岱地区史前白陶初论》,《考古》2010 年4 期)。另外,夏商时期的白陶无论从种类还是功用上都承袭海岱地区的白陶。因此,大多数学者都将大汶口—龙山文化发明并被夏商沿用的白陶称之为海岱区系白陶,并将海岱区系白陶等同于北方系统白陶。其实,在海岱系区系白陶之外, 还有一个中原区系的白陶,有学者已注意到这一点,但只是进行了个案的研究,并没有全面提出中原区系白陶的具体内涵(李嵘:《山西南部史前白陶研究》,《江汉考古》2014 年5 期)。西水坡遗址的发现,为我们建立中原区系的白陶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通过梳理濮阳西水坡、正定南杨庄、安阳大寒、郑州大河村、长治小神、武乡东村、沁县南涅水、襄垣南峰和屯留水泉等遗址发现的白陶,我们初步确定了中原区系白陶的文化内涵。中原区系白陶主要分布于豫北、冀南、晋西南等地区,在新石器时代,这里是一个独立的文化区域。从新石器中期至晚期, 这里先后分布有磁山· 裴李岗文化、北福地二期文化、后岗一期文化、大司空文化、后岗二期文化等。从目前发掘的材料来看,这里最早的白陶为西水坡遗址发现的白陶,距今6700—5900 年,最晚的白陶为晋南小神、水泉等遗址发现的白陶,距今5000—4700 年,前后延续时间大约2000 余年。这些白陶大都发现于一般的地层和遗迹中, 多为罐、盆、盘、瓮、碗、钵、杯、刀、环等实用器,没有发现任何祭祀或宴享用的祭器或礼器。既然为一般实用器,那么这些白陶就不具有“明贵贱,辨等列”(《左传·成公二年》) 的社会功能和意义,这也显然有别于海岱区系的白陶。那么,海岱区系和中原区系两种不同功用的白陶之间有没有联系呢?我们认为,由于中原区系的白陶早于海岱区系白陶而产生,而且两地区又相互毗邻,海岱区系白陶应该是在吸收中原区系白陶的制作技术水平上发明的,只是它将白陶的制作技术用在了祭器和礼器上。不过,这一创新却带来了巨大的效益,使得海岱区系白陶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成为影响华夏文明起源与形成的重要因素之一。 总之,西水坡遗址白陶的发现,不仅将我国北方系统白陶的起源时间大大提前,而且又构建了一个功用上完全有别于海岱区系的中原区系白陶。(作者单位:首都师范大学)(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5年11月6日第6版)

在史前时期与早期历史阶段,礼仪制度的展现通常使用某些类型的贵重物品,如玉器和青铜器等。白陶是陶器的五种基本颜色中比较特殊的一种,早年曾在殷墟等晚商大中型墓中发现,是一种重要的礼器。由于陶土原料的不同,白陶出现的时间远早于殷墟时期。本次讲座,栾老师将他有关史前文化中的白陶研究心得与大家分享。

洞庭湖周边地区,白陶的主要发现在高庙文化、汤家岗文化与大溪文化中。高庙文化白陶的主要特点为,原料为白膏泥,氧化镁含量较高,存在白陶和白衣陶,以圈足盘和圈足盆为主,器表多有复杂压印、戳印、刻划纹饰,更有复杂的兽面纹、凤鸟纹与八角星纹。高庙文化遗址中发现专门的祭祀场所,白陶可能是作为祭祀用礼器。其兽面纹与环太湖地区良渚文化的同类纹饰可能存在渊源。

20世纪初叶,1910年滨田耕作于大连老铁山积石冢的龙山文化时期墓葬中发现四片白陶,其后伴随着城子崖遗址的发掘,在以山东为主的海岱地区陆续发现一定数量的大汶口文化与龙山文化的白陶。20世纪50年代以后,在环洞庭湖地区也发现了大量白陶。目前,中国史前文化中的白陶主要集中在环洞庭湖区域与海岱地区。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环洞庭湖的白陶发展到大溪文化时已经呈现明显衰退趋势,数量和种类明显减少。前后延续了1000年左右。环洞庭湖地区的白陶在发展过程中,向域外地区传播和扩散。湖北至陕南的汉水中上游、长江下游和环太湖区域、珠三角等地都发现与环洞庭湖地区相同或相似的白陶器物。

2019年4月9日,首都师范大学考古文博系列讲座2019年第9讲,我们邀请到著名考古学家、山东大学二级教授栾丰实老师,为大家带来题为《中国史前文化中的白陶》的学术讲座。

责编:韩翰

2019年4月9日,首都师范大学考古文博系列讲座2019年第9讲,我们邀请到著名考古学家、山东大学二级教授栾丰实老师,为大家带来题为《中国史前文化中的白陶》的学术讲座。

图片 2

环洞庭湖的白陶发展到大溪文化时已经呈现明显衰退趋势,数量和种类明显减少。前后延续了1000年左右。环洞庭湖地区的白陶在发展过程中,向域外地区传播和扩散。湖北至陕南的汉水中上游、长江下游和环太湖区域、珠三角等地都发现与环洞庭湖地区相同或相似的白陶器物。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文/图:张莞沁

责编:韩翰

海岱地区的史前白陶始见于距今5000年前后的大汶口文化晚期,主要见于泰沂山南北两侧。栾丰实老师认为白陶的产生可能与此前彩陶文化中施加的白彩有关。大汶口文化中的白陶原料主要为高岭土,尚未出现白衣陶,器表以素面为主无复杂纹饰。白陶器型种类多样,有鼎、豆、罐、壶、背壶、高足杯、盉、尊、盒、碗等,其中数量较多、造型最复杂的器型为“鬶”。鬶象鸟之形,可应与东方的“鸟”崇拜习俗有关,因此海岱地区的白陶文化可能带有礼制色彩。大汶口文化时期的白陶颜色不一,根据当地仍存在的手工制陶工艺观察,可能与在窑内的位置不同有关。发展至龙山文化,白陶的仍以素面为主,并且无复杂纹饰,出现白衣陶,器型单一化,仅限于鬶这样一种特殊造型。经栾老师研究,白陶的功能具有实用性和非实用两种情况,并且根据对海岱地区相关墓地随葬品研究,白陶总数不多,分布很不平衡。大型遗址数量多,中型数量少,小型未发现;与遗址内的分布相同,墓葬也是如此。因此在海岱地区白陶流行时,社会分层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与环洞庭湖地区一致,海岱地区白陶文化同样向四周辐射。

环洞庭湖地区与海岱地区的白陶文化具有许多共同点,例如白陶在陶器中不占主要地位,白衣陶与白陶功能一致,都是从中心分布区向周围辐射。但是这种相似之处是宏观角度。两者在分布区域和对外传播的方向和位置不同,原料差异较大,两者基本器物形制、纹饰也完全不同。两者应该是属于不同的文化区域。海岱地区的白陶对我国夏商时期文化影响较大,二里头文化中礼器组合就有白陶。

本文由8455新澳门路线网址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栾丰实老师:中国史前文化中的白陶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