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5新澳门路线网址】【寇恂】寇恂的后代

2019-11-06 作者:历史人物   |   浏览(58)

寇恂别名寇子翼,出生于上谷昌平一个世家大族,为东汉开国名将,位列云台二十八将第五位。寇恂与耿弇一起投奔刘秀,曾镇守河内,治理颍川、汝南、智取高平;担任过河内太守、颍川太守、执金吾等职,封爵雍奴侯,为刘秀建立东汉贡献了力量。公元36年,寇恂病逝,谥号威侯。人物生平 归顺刘秀 新朝末年,寇恂任上谷郡功曹,深受太守耿况的器重。23年,刘玄建立更始政权,派遣使者招降河北各郡国,允许“先降者复爵位”。 使者到上谷,寇恂随从耿况前往迎接,并缴上太守印信。使者接受印绶后,却没有归还的意思。寇恂便率兵入见使者,请求归还印信。使者道:“你想胁迫我吗?”寇恂道:“不是我威胁你,是你考虑问题不周啊。现在国家尚没建立信誉,您这么做怎能取信于天下?”使者没有回应。寇恂大怒,以使者的名义传召耿况。耿况来后,寇恂将印绶交给耿况。使者无奈,只得恢复耿况职务。 24年,王郎派使者到上谷,让耿况发兵援助。寇恂认为刘秀“尊贤下士,士多归之”,与同僚闵贡劝说耿况拒绝王郎,归顺刘秀。耿况畏惧王郎势大难拒,寇恂便建议联合渔阳太守彭宠共抗王郎。耿况接受寇恂的建议,派他前去渔阳。在约好彭宠后,寇恂返回上谷,途中行经昌平,袭杀王郎使者,夺其部众,然后与耿况之子耿弇率军南下,在广阿追上了刘秀。刘秀拜寇恂为偏将军,号称承义侯。此后,寇恂跟随刘秀进攻河北农民军,并多次同邓禹商议军国大事。邓禹认为寇恂奇才,与其相交甚厚。 镇守河内 刘秀平定河北后乘胜南下,又攻取了河内郡。此时,更始政权大司马朱鲔、舞阴王李轶等率领大军镇守洛阳。同时并州地区也驻有更始政权军队,与洛阳形成南北包围河内之势。刘秀认为河内形势严峻且须固守,但很难选择一位足以胜任这一任务的人,为此征求邓禹的意见。邓禹说:“昔日高祖让萧何守关中,从此没有西顾之忧,所以得以专心于山东,终于成就大业。今河内傍临黄河,十分坚固,户口殷实,北通上党,南迫洛阳。寇恂文武备足,有治理百姓驾御民众的才能,非他不能担此重任。”于是,刘秀拜寇恂为河内太守,行大将军事,并对他说:“河内富裕,我将因此而兴起。昔日高祖留萧何镇守关中,我现在也把河内委托给你,坚守转运,给足军粮,率领鼓励士卒,防守遏制其他兵马,不让他们北渡就可以了。”得到任命后,寇恂下令所属各县讲武习射,砍伐竹条,造箭百余万支,养马二千匹,收租四百万斛,以供军资。 25年,朱鲔听说刘秀北上平定河北,河内兵力薄弱,便派遣讨难将军苏茂、副将贾强率三万余人渡河进攻温县。寇恂闻讯后,立即前往救援,并命各属县发兵,到温县会师。军吏都劝他调集众军之后再出兵,寇恂说道:“温县,是河内郡的藩蔽。温县失守,河内郡就守不住了。”于是驰援温县。 次日早晨,两军交战,恰巧偏将军冯异率部与各县援军赶到。寇恂见援军军势浩大,于是让士卒大声鼓噪,大呼:“刘公兵到!”苏茂军听闻,阵型松动。寇恂率军冲击,大破苏茂,并乘胜追击。苏茂败军一直逃到洛阳,贾强战死,数千士兵投河而死,一万余人被俘,寇恂与冯异过黄河而还。从此,洛阳震恐,紧闭城门。捷报传到河北,刘秀大喜道:“我就知道寇子翼是可以胜任!”诸将纷纷庆贺,并乘势劝刘秀称帝。同年六月,刘秀在鄗邑即皇帝位。 治理地方 当时汉军军粮急缺,寇恂亲自督促粮运,畜力不足,又组织人力挽车,奔赴各地,前后络绎不绝,从而保证了军粮供应,甚至文武百官月支的禄米也由他运粮接济。刘秀多次赐书慰劳嘉奖,功名威望日益提高,儒生董崇警告寇恂道:“皇帝刚刚即位,四方尚未平定,而君侯在这个时候占据大郡,内得人心,外破苏茂,威震敌军,功名显赫,这正是奸谗之徒侧目窥视产生怨祸的时候。以前萧何镇守关中,采纳鲍生的建议而高祖大喜。如今你率领的,都是刘氏宗族昆弟,也要要以前人为鉴戒!””寇恂深以为然,当即称病不理政事,并请求引退,结果被刘秀拒绝。寇恂又请求调任军职,仍然被拒绝,只得派侄子寇张、外甥谷崇从军充当先锋。刘秀对此非常高兴,擢升二人为偏将军。 26年,寇恂因擅自处罚上书人被免职。不久,颍川人严终、赵敦与密县人贾期聚众起义。刘秀起用寇恂为颍川太守,让他与破奸将军侯进率兵前往镇压。寇恂斩杀贾期,平定颍川郡,因功封雍奴侯,食邑万户。 27年,刘秀遣使者拜寇恂为汝南太守,又命骠骑将军杜茂率兵助寇恂讨伐盗贼。寇恂向来好学,于是修建乡校,教学生徒弟,聘请能讲授《左氏春秋》的人,他自己也亲自听老师讲学。 31年,寇恂接替朱浮担任执金吾。32年,寇恂随刘秀征讨隗嚣。此时,颍川盗贼群起,刘秀引军退还,对寇恂说:“颍川迫近京师,应早日平定。想起来只有你能平定群贼。”寇恂回答说:“颍川剽悍轻捷,听说陛下远征陇、蜀,所以狂悖狡猾之徒乘机作乱罢了。如果听说陛下南向,盗贼们必定惶惧归降。我愿率精锐以为前驱。”寇恂随刘秀南还颍川,盗贼全部归降,刘秀却没有任命他为郡守。百姓纷纷要求寇恂留下,刘秀于是把寇恂留在长社,镇抚官吏人民,接受其余的归降者。 智取高平 隗嚣部将高峻拥兵万人,占据高平县第一城,刘秀派遣待诏马援前去招降,由此打开了河西通道。中郎将来歙承制拜高峻为通路将军,封关内侯,隶属大司马吴汉,共围隗嚣于冀。汉军退兵后,高峻逃回故营,再助隗嚣拒守陇阺。隗嚣死后,高峻占据高平县,坚守城池。建威大将军耿弇率太中大夫窦士、武威太守梁统等围困高平,一年也未能攻下。 34年,刘秀入关,准备亲自征讨高峻。寇恂当时跟随在刘秀身边,劝谏说:“长安处在洛阳高平之间,应接方便,安定、陇西必定感到震动畏惧,这是安逸于一处可以制服四方哩。现在兵马疲倦,刚刚从险阻中走出来,这不是陛下安国之良策,前年颍川发生的事件,可为至戒。”刘秀没有听从,并进军汧县,还是攻不下高平。刘秀欲派遣使者去说降高峻,就对寇恂说:“你以前制止我这次行动,现在为我走一趟。如高峻不立即投降,我将率耿弇等五营发起攻击。” 寇恂带着玺书来到第一城,高峻派遣军师皇甫文前来谒见。皇甫文礼貌不周,出言不逊。寇恂大怒,欲斩皇甫文。诸将劝谏说:“高峻精兵万人,连年难以攻下。现在要他投降反而杀其来使,只怕是不行吧?”寇恂不答应,就杀了皇甫文,让其副使回去告诉高峻说:“军师无礼,已被杀了。要投降,请赶快;不想投降,就固守好了。”高峻惶恐,即日开城门投降。诸将都来庆贺,并问高峻投降的原因。寇恂说:“皇甫文是高峻的心腹,高峻的计谋都取之于他。现在他辞礼不屈,说明他根本不打算投降。杀掉皇甫文,高峻就吓破了胆,所以来投降了。”诸将都表示叹服,于是逮捕高峻回到洛阳。 36年,寇恂病故,谥号威侯。寇恂的后代 儿子 寇损,袭爵雍奴侯,徙封挟柳侯。 寇寿,寇恂庶子,封洨侯。 孙子:寇厘,寇损之子,袭爵挟柳侯,徙封为商乡侯。 孙女:寇氏,大将军邓骘之妻。寇恂的故事 贾复寇恂“将相和” 《后汉书·寇恂传》中也记载了一段将相和的故事,主角为贾复和寇恂。 寇恂当时的地位相当于相国,贾复是当时有名的大将。寇恂为官公正严明,很有政治才能,他曾处死贾复的一名将领。贾复得知此事后,觉得寇恂故意为难他,发誓与他势不两立。 为了避免冲突,寇恂决定不跟贾复见面,且为了能与贾复和解,处处礼让、优待贾复的部下。继续人才重振汉室的刘秀得知此事后,亲自出面调节,对贾复说:“天下未定,两虎安得私斗?”望他以大局为重。贾复终于和寇恂握手言和,“将相和”,共同光复汉室。 与刘秀为儿女指腹婚 指腹为婚是我国古代一种特殊的嫁娶方式,指子女尚在娘肚子里,父母亲就给指定了婚姻,然而随着事件演变它逐渐成为一种陋习。 关于我国最早的指腹为婚的记载出自《后汉书·贾复传》,说的是贾复在征战五校农民军时身受重伤,刘秀得知后十分悲伤,此时贾复的妻子已有身孕,为了安抚贾复一家,刘秀当众宣布:“闻其妇有孕,生女耶我子娶之,生男耶我女嫁之,不令其忧妻子也。”也就是说“如果贾复妻子生了女儿,那么就让我的儿子娶她,如果她生了儿子,那么就让我的女儿嫁给他”。人物评价 总评 《后汉书》将寇恂与邓禹同列一传,并评价道: 恂经明行修,名重朝廷,所得秩奉,厚施朋友、故人及从吏士。时人归其长者,以为有宰相器。 论曰:传称“喜怒以类者鲜矣”。夫喜而不比,怒而思难者,其唯君子乎!子曰:“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于寇公而见之矣。 赞曰:子翼守温,萧公是埒,系兵转食,以集鸿烈。诛文屈贾。有刚有折。 历代评价 邓禹:寇恂文武备足,有牧民御众之才。河内富实,南迫雒阳,非寇恂莫可使也。 曹操:昔寇恂立名於汝、颍,耿弇建策於青、兖,古今一也。 萧衍:昔萧何镇关中,汉祖得成山东之业;寇恂守河内,光武建河北之基。 朱敬则:萧何之镇静关中,寇恂之安辑河内,葛亮相蜀,张昭辅吴,茂宏之经理琅琊,景略之弼谐永固,刘穆之众务必举,扬遵彦百度惟贞,苏绰共济艰难,高颎同经草昧,虽功有大小,运或长短,咸推股肱之林。悉为忠烈之士。 《十七史百将传》:“孙子曰:‘三军可夺气。’恂扬言刘公兵至而敌陈动。又曰:‘军无粮食则亡。’恂转输不绝以继军食。又曰:‘上兵伐谋。’恂斩使降城是也。” 归有光:光武承王莽之乱,奋迹南阳,恢复旧物,则有邓禹、吴汉、贾复、寇恂、马援、冯异、岑彭、来歙之徒宣其力。 王夫之:来歙也、祭遵也、寇恂也、吴汉也,皆出可为能吏、入可为大臣者也。 李景星:“光武之有邓禹,犹高帝之有张良也;其有寇恂,犹高帝之有萧何也。大业之成,于二人深有赖焉。”“寇恂之功,在于镇守。其择主之识,不在邓禹之下。” 蔡东藩:陇右未平,颍川又乱,处兴亡绝续之交,其欲制治也难矣。幸有寇恂扈驾南征,节钺一临,盗贼四伏,非素得民心者,其能若是乎?父老遮道,乞借寇君,莫谓小民果蚩蚩也。厥后西赴高平,斩皇甫文于城下,成算在胸,卒收劲敌,不战屈人,寇君有焉。他若耿弇七军,轻进致败,吴汉诸将,劳师无功,谋之不臧,乌能制胜?视寇君有愧色矣。 白寿彝:寇恂足智多谋,临事果决,既长于吏治,又善于用兵,可谓才兼文武,在保证军粮供给中更是成绩斐然。

生平简介

www.lishixinzhi.com

寇恂派谷崇向光武帝汇报,光武帝当即召寇恂入朝。寇恂入京陛见,贾复正在殿中,当下起身躲避。光武帝说:“天下未定,两虎安得私斗今日朕分之”(《后汉书·寇恂列传》)。于是三人并坐极欢,贾复与寇恂遂共车同 出,结友而去。

苏茂军闻之,阵脚移动。寇恂纵兵奔击,大败敌军,乘胜追杀,直到洛阳城下,斩杀苏茂副将贾疆。苏茂军士被俘上万人,投河溺死者无数。寇恂、冯异大获全胜,渡河而还。自此洛阳震恐,城门昼闭。当时,有消息传给刘秀,说朱鲔攻破河内,但不一会,寇恂报捷文书也来了。刘秀大喜,说:“吾知寇子翼可任也”(《后汉书·寇恂列传》)诸将闻此大捷,纷纷向刘秀祝贺,并劝刘秀即位称帝,刘秀从之,是为光武帝。

光武帝纵横征战,军粮不足。寇恂用辇车骊驾转运,前后不绝于路。光武帝屡次写信慰问寇恂。寇恂的同学董崇对他说:“上新即位,四方未定,而君侯以此时据大郡,内得人 心,外破苏茂,威震邻敌,功名发闻,此谗人侧目怨祸之时也。昔萧何守关中,悟鲍生 之言而高祖悦。今君所将,皆宗族昆弟也,无乃当以前人为镜戒”(《后汉书·寇恂列传》)。寇恂认为他说得对,便自称有病。

执金吾贾复驻军汝南,其部将在颍川杀了人,寇恂把那将领逮捕并关押起来。当时,国家尚在草创阶段,军队中人犯了法,往往互相包容,搪塞了事。可寇恂却把这个人明正典刑,斩首示众。贾复深以此事为耻,常常叹息,且心怀怨恨。

王莽败亡,更始新立,派遣使臣巡行郡国,声言:“先降者复爵位”(《后汉书·寇恂列传》)。耿况带领寇恂,到边界恭迎使臣,并按规定交上印绶。然而,使臣收取印绶后,过了一夜,仍然没有归还之意。寇恂大怒,勒兵入见使臣,请还印绶。使臣不给,并且说:“天王使者,功曹欲胁之邪”寇恂说:“非敢胁使君,窃伤计之不详也。今天 下初定,国信未宣,使君建节衔命,以临四方,郡国莫不延颈倾耳,望风归命。今始至 上谷而先堕大信,沮向化之心,生离畔之隙,将复何以号令它郡乎且耿府君在上 谷,久为吏人所亲,今易之,得贤则造次未安,不贤则秖更生乱。为使君计,莫若复之以安百姓”(《后汉书·寇恂列传》)。使者不应,寇恂当即大声命令手下,以使臣名义召见耿况。耿况进见,寇恂抢步向前取回印绶交给他,使臣见事已如此,只好承制命耿况仍任原职。

原来,隗嚣部将高峻,拥兵万人,据守高平第一城,光武帝派马援招降高峻,从此,河西道开。中郎将来歙任命高峻为通路将军、封关内侯。此后,高峻隶属大司马吴汉,随军在冀县包围隗嚣。等到吴汉退兵,高峻逃回营地,又帮助隗嚣把守陇坻一带。隗嚣死后,高峻据住高平,害怕汉廷诛戮,坚守不降。建威大将军耿弇等围城一年,始终不能攻克(参见东汉平陇西之战)。

建武二年,寇恂因过失免官。这时,颍川人严终、赵敦聚众万余,与密县人贾期连兵为寇。于是,寇恂被免几个月后,又被起用为颍川太守。寇恂和破奸将军侯进击杀贾期,平定颍川。光武帝封他为雍奴侯,食邑万户。

后来,贾复回军,经过颍川,对手下人说:“吾与寇恂并列将帅, 而今为其所陷,大丈夫岂有怀侵怨而不决之者乎今见恂,必手刺之”寇恂了解了贾复的想法,不想与贾复相见。谷崇曰:“崇,将也,得带剑侍侧。卒有变,足以相当。”寇恂却说:“不然。昔蔺相如不畏秦王而屈于廉颇者,为国也。区区之赵,尚有此义,吾安可以忘之乎”(《后汉书·寇恂列传》)于是命令下属各县盛陈食物、供应酒肴。贾复部队一经入界,一个人供应两个人的饮食。寇恂本人,则先到路上迎接,旋即称病退回。贾复想整兵追赶寇恂,无奈将士皆醉,只好过境而去。

本文由8455新澳门路线网址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8455新澳门路线网址】【寇恂】寇恂的后代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