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茶馆

2019-11-30 作者:风俗习惯   |   浏览(166)

原标题:朱自清:说扬州

一杯清茶,几样点心,悠闲地在茶馆里泡上一个上午。这是朱自清笔下扬州人的生活。

编者注:作者在《我是扬州人》一文中说:“……我曾写过一篇短文,指出扬州人这些毛病。后来要将这篇文收入散文集《你我》里,商务印书馆不肯,怕再闹出‘闲话扬州’的案子。”现按作者愿意,仍将此文收入《你我》。

自从教了《扬州茶馆》一文后,便被朱自清先生笔下的扬州茶馆深深吸引,尤其是那令人馋涎的小吃:

在第十期上看到曹聚仁先生的《闲话扬州》,比那本出名的书有味多了。不过那本书将扬州说得太坏,曹先生又未免说得太好;也不是说得太好,他没有去过那里,所说的只是从诗赋中,历史上得来的印象。

扬州的小笼点心,肉馅儿的、蟹肉馅儿的、笋肉馅儿的且不用说,最可口的是菜包子、菜烧卖,还有干菜包子。菜选那最嫩的,剁成泥,加一点儿糖一点儿油,蒸得白生生的,热腾腾的,到口轻松地化去,留下一丝儿余味。干菜也是切碎,也是加一点儿糖和油,燥湿恰到好处;细细地咬嚼,可以嚼出一点橄榄般的回味来。

这些自然也是扬州的一面,不过已然过去,现在的扬州却不能再给我们那种美梦。

挡不住美食的诱惑,趁着假期,我们驱车来到了扬州。第二天一早,便直奔茶馆而去。

自己从七岁到扬州,一住十三年,才出来念书。家里是客籍,父亲又是在外省当差事的时候多,所以与当地贤豪长者并无来往。他们的雅事,如访胜,吟诗,赌酒,书画名家,烹调佳味,我那时全没有份,也全不在行。

正如朱先生笔下所述,扬州最多的就是茶馆。听当地人介绍,我们来到了冶春茶馆。

因此虽住了那么多年,并不能做扬州通,是很遗憾的。记得的只是光复的时候,父亲正病着,让一个高等流氓凭了军政府的名字,敲了一竹杠;还有,在中学的几年里,眼见所谓“甩子团”横行无忌。

先生曾说,扬州茶馆早上去晚上去都是满满的。也许我们错过了早茶时间,茶馆里的人并不多。那里的茶馆和时尚的一茶一座不同,几张圆桌,几张圆凳,一如七十年代的饭馆。门口点单,先付钱后吃茶。我们泡上一杯茶,点了几样小点,我特别点了烫干丝。朱先生文中的烫干丝的描写真是看了也让人嘴馋:

“甩子”是扬州方言,有时候指那些“怯”的人,有时候指那些满不在乎的人。“甩子团”不用说是后一类;他们多数是绅宦家子弟,仗着家里或者“帮”里的势力,在各公共场所闹标劲,如看戏不买票,起哄等等,也有包揽词讼,调戏妇女的。

烫干丝先将一大块方的白豆腐干飞快地切成薄片,再切为细丝,放在小碗里,用开水一浇,干丝便熟了;滗去了水,拨成圆锥似的,再倒上麻酱油,搁一撮虾米和干笋丝在尖儿,就成。说时迟,那时快,刚瞧着在切豆腐干,一眨眼已端来了……

更可怪的,大乡绅的仆人可以指挥警察区区长,可以大模大样招摇过市——这都是民国五六年的事,并非前清君主专制时代。自己当时血气方刚,看了一肚子气;可是人微言轻,也只好让那口气憋着罢了。

没多久,烫干丝上了桌。果然如先生所述,圆锥似的一堆,尖尖处搁着虾米和干笋丝,夹一筷子一尝,却觉味道不一样了。先生曾说:“烫干丝就是清的好”,可现如今的烫干丝已不是清汤清水了,也许是为了迎合现代人的口味,加上了酱油,便觉有些咸了。倒是另一道“煮干丝”清清淡淡,有些老茶馆的味道。小笼点心真是不错,干菜包子,肉包子,笋丝包子,一样一个味儿,好吃得很。最好吃的还属蟹肉汤包。薄薄的一层皮里包裹着鲜美的蟹肉汤汁,用吸管在皮薄处轻轻戳一小洞,将吸管伸进去轻轻一吸,鲜美的汤汁立刻流入嘴里,真是齿颊留香。吸的时候可得小心,那汤汁可是烫得很,须得轻轻地、一口一口地吸才成。

从前扬州是个大地方,如曹先生那文所说;现在盐务不行了,简直就算个没“落儿”的小城。可是一般人还忘其所以地要气派,自以为美,几乎不知天多高地多厚。

我们喝着茶,品尝着茶点。窗外是扬州古老的石桥,桥上车来人往,耳边尽是糯软的扬州话。一时间,我仿佛又回到了朱先生笔下那古老的扬州茶馆……

这真是所谓“夜郎自大”了。

无戒90天挑战训练营第3篇

扬州人有“扬虚子”的名字;这个“虚子”有两种意思,一是大惊小怪,二是以少报多,总而言之,不离乎虚张声势的毛病。他们还有个“扬盘”的名字,譬如东西买贵了,人家可以笑话你是“扬盘”;又如店家价钱要的太贵,你可以诘问他,“把我当扬盘看么?”

盘是捧出来给别人看的,正好形容耍气派的扬州人。又有所谓“商派”,讥笑那些仿效盐商的奢侈生活的人,那更是气派中之气派了。但是这里只就一般情形说,刻苦诚笃的君子自然也有;我所敬爱的朋友中,便不缺乏扬州人。

提起扬州这地名,许多人想到的是出女人的地方。但是我长到那么大,从来不曾在街上见过一个出色的女人,也许那时女人还少出街吧?

不过从前人所谓“出女人”,实在指姨太太与妓女而言;那个“出”字就和出羊毛,出苹果的“出”字一样。《陶庵梦忆》里有“扬州瘦马”一节,就记的这类事;但是我毫无所知。不过纳妾与狎妓的风气渐渐衰了,“出女人”那句话怕迟早会失掉意义的吧。

本文由8455新澳门路线网址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扬州茶馆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